梁秋白

一九四五年生。學書四十餘年,從不斷否定的學習當中,始覺以往都是浪費生命來滿足自我信念。新近由於對意拳有了深刻體認,才能在超越時空的同時,線感流動的同時,整體生命脈動的同時,在只是不知的狀態中,當下自發地把這個記憶體(生命本身),全然地流露出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