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學習書法當中需要正確處理的十大關係
  作者:傅德鋒

  中國書法源遠流長,博大精深。要學好書法,其中涉及到很多關係;而一個書法人從對書法萌生興趣、初入門徑起,逐步成長為一個優秀的書法家,又必然牽扯到很多社會關係。書法不是一個獨立的存在,它和很多姊妹藝術諸如文學、美術、音樂、舞蹈、宗教、建築等等都有很多內在的聯繫。而作為個體的書法人,也不是生活在真空堙A必然要和社會的方方面面發生各種各樣的關係。因此,本文主要就這兩個大的方面展開論述,希望能夠對初學書法的朋友們有所幫助。

一、學習書法與興趣的關係。"興趣是人的第一老師",學習任何一門藝術必須從興趣的培養做起。具體到書法,當你在生活當中見到好的書法作品和遇到具有書法特長的人,那種由撼人心魄的點畫線條與變化萬端的章法所構成的意境和書法家們瀟灑揮毫的場面也許就會使你產生共鳴,從而激發起你學習書法的興趣。只有對書法產生濃厚的興趣,才更有可能學好書法。有的家長想讓孩子學習書法,又不注意培養孩子的學書興趣,往往事與願違,半途而廢,十分可惜。很多情況下都是老師講得津津有味,而學生聽得昏昏欲睡,到頭來不過是強人所難,枉費心機。因此,不管是青少年還是成年人,學習書法之初,都一定要注重興趣的培養,從"要我學"轉變為"我要學",這樣,學習起來就具有主動性和持久性。

二、學習書法與老師的關係。學習書法,歷來講究師承關係。這包括兩層意思:一是下筆有由,要學習古人,臨摹名碑名帖;二是有名師指點,少走或儘量不走彎路。我這堨D要討論後者。在學習書法的前期特別是初始階段,有無好的老師引導和指點顯得極其重要。好的老師可以給你指出一條正確的學書道路並且制訂出行之有效的一整套訓練方法來。這樣,入門正,方法得當,學習起來效果就會十分明顯。而有的老師只不過是徒有虛名,創作上稀鬆平常,理論上一知半解,這樣的老師,大多都是自以為是,自欺欺人,不自量力,誤人子弟,你跟他學習的時間越長,習氣越大,危害越重。在這種情況下,你再怎洹V力,也不過是不斷重復同樣的錯誤而已。因此,停下來就意味著進步,另擇名師方?上策。"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老師自身水平不高,以其昏昏使人昭昭,豈非大謬乎?!

三、學習書法與臨摹的關係。臨摹是學好書法的關鍵所在,沒有很強的經典碑帖的臨摹功底,想搞創作甚至要妄想創立自己的風格那就無異于天方夜譚。儘管說,臨摹只是手段,創新才是目的,但沒有臨摹這個首要的基礎,創作也就無從談起。對於那些優秀的書法家,他們臨摹前人碑帖會貫穿自己整個一生,"一日臨摹,一日應請索"。比方說學習草書,不僅要打下很好的正書基礎,而在轉入草書的學習階段後,還不能僅僅局限於對某一家某一帖的臨摹學習,更需要廣泛涉獵各家各派,自上而下,系統地梳理草書的整個源流變化,唯其如此,才有可能達到根深葉茂,厚積薄發。

四、學習書法與讀書的關係。從古代的角度來講,讀書和寫字是不可分割的,就根本不存在學習書法是否要讀書的問題。但現在時代不同了,書法的實用功能幾乎消退了,轉入了"純藝術",這就引出了這個讀書的話題。一般而言,要學好書法,必須要好好讀書,讀好書。沒有很好的文化知識修養,又怎洛i能成為一個書法家呢?關於書法與讀書的關係問題,目前有兩種不同的說法:一種說法認為,學好書法,主要在於做好書法的基礎功夫和技法技巧的錘煉,不一定要讀好多書。理由是很多大學問家也並不擅長書法,甚至字寫得很糟糕。而一些並不怎玳狙悛漱H,反而書法出類拔萃;另一種說法認為,學習書法不僅要練好書內功,更需要加強書外功,要多讀書。理由是古代的書法家幾乎都是具有深厚學養的人,所謂"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而我本人比較認同後者,因?那些書法水平不太好的學者,他們往往志不在於書法,而在於學問。他們疏於書內功的研練,因此書法寫的差強人意實屬正常。而作為有志于書法的人,就不能以此作為托詞,疏於讀書。你書內功再好,也還只是停留在"技術"的層面上,將來到一定程度,要實現質的飛躍,要"由技進道",就必須具備淵博的知識。大學問家不一定會是優秀的書法家,但不具備較好的學問修養,絕對不會成為優秀的書法家。通觀書史,從二王、顏柳歐趙到蘇黃米蔡等等書法大家,那個不是滿腹錦綸的飽學之士?!

五、學習書法與遊歷的關係。學習書法一方面要深居簡出,下苦功夫,但另一方面還要爭取廣於遊歷,以增加見識,豐富生活閱曆。即使是像懷素那樣的大書法家,也要"擔笈杖錫,西遊上國,謁見當代明公"。在遊歷的過程當中,攬勝於名山大川、探訪于人文景觀,所見所聞,所思所想,所感所悟,往往靈機勃發,蠢蠢欲動。古來文人墨客不僅注重"讀萬卷書",也注重"行萬里路",胸中有靈府丘壑,下筆則"似得江山之助"也。何況在遊歷當中,還可以拜訪名師,結識同道,取他人之長補自家之短,何樂而不為也?作為書法人,你一生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孤陋寡聞,閉門造車,勢必是行不通的。所謂"川人不出蜀,難成大器",即言此也。齊白石一生若是久居老家湘潭,估計也是不會有今日之大名聲的。凡此種種,不一而足,此中深意,可細思之。

六、學習書法與宣傳的關係。說道宣傳,這無疑是一個極其微妙而又複雜的問題。古人說:"酒好不怕巷子深",又說:"君子藏器守拙",理固當然。但對這個問題我們不能做機械的理解,為什洸O?道理很簡單。因為古人任何一個名人,他在未就大名之前,都無一例外地注重自身必要的宣傳。就拿被後世尊為聖人的孔子來說,他遊說列國,宣傳自己的學說,目的就是為世人所廣知,熟識和認可。他開辦私塾,授徒講學,以致"門徒三千,賢人七十二",所為者何?拿今天的話來說,就是為了宣傳自己,樹立形象,擴大影響以成就自己進而播惠天下也。實現不了自己,也就不具備號召力和影響力,從而無法完成自己的遠大抱負。在任何時代,宣傳力度的大小也都決定著一個書法家社會知名度的高低,這也就無怪乎狂僧懷素要"擔笈杖錫,西遊上國",在其表兄、詩人錢起的帶領和引薦下在京城長安于達官顯貴面前頻頻進行書法表演了。王羲之13歲時,曾去拜詣過周覬,覬身居高位,惜賢若渴。當時文人學士倘能得其一言之譽者,往往如膺薦命,因此視之為"龍門",趨之若鶩。王羲之拜見時,恰好舉行盛宴,高朋滿座。周覬對羲之才藝甚為看重,"察而異之"。大家還沒有動筷子,周覬竟然先割最使人垂涎的牛心讓王羲之吃,一時四座皆驚,對其刮目相看,自此羲之名聲不脛而走,遐邇皆知。王羲之、懷素的成名經歷尚且如此,何況當今人之人乎?

七、學習書法與參加展賽的關係。這個問題也是比較微妙而敏感的,由於大家早已熟知的緣故,即當今展覽既可以成就一個人,也可以打擊和挫敗一個人,展覽具有兩面性,像一把雙刃劍,再加之很多複雜因素,往往使很多人對其欲進不得欲罷不能。客觀地講,在市場經濟和展覽文化背景之下,你無視展覽的存在和它的實際功效,顯然是不合時宜的。關健在於你如何理解和對待。看到一批又一批的書法人從展覽當中脫穎而出成為叱吒風雲的書壇人物了,你是躍躍欲試。但你在屢試不爽、屢投不中時又會產生許多迷惘和困惑。其實更多的人被展覽拒之門外,這是特定的遊戲規則之下的必然結果。這種情況下,就沒有必要恢心喪志,怨天尤人,還是要多從自身尋找原因。或者是自身功力不足?或者是作品風格不明顯?或者是作品存在其他問題?或者是運氣不佳?等等等等,都可以仔細想想,深加分析,但就是不能氣餒、懷疑和放棄自己的追求。總之要明白一個最最最基本的道理,那就是參加展覽只是走向成功的一個比較重要的手段或曰門徑,但它絕不是唯一的手段和門徑。要因勢利導,靈活運用。這條路走不通,可以想想別的路,一樣可以成就自己的書名啊!不走國展之路而效果良好者屢見不鮮,何故吊死於一棵樹上耶……

八、學習書法與市場的關係。在當下作品最終能否走向市場似乎早已是書法家是否實現自己的藝術價值和人生理想的一個重要標誌。一個人花費十幾年數十年甚至畢生精力在書法研究上面,首先面臨的是是否能夠解決好自己的生活問題。無論從事什活A物質條件是根本基礎,生存的需要是第一需要,這是不容置疑的。尤其是對於沒有穩定的工資和其他收入的書法人來說,這個問題就是極其重要的。即使是那些生活優裕的人,也同樣要力求把自己的作品打入市場,實現自己更大的人生價值,這自然也是無可厚非的。而市場規律不等於藝術規律,書法家面對市場,要具備較好的適應能力和運作能力。什炮布q需要目光瞄準低端市場,什炮布q需要瞄準高端市場,這都因人因時而異,不可盲目攀比,整齊劃一。而現實中有很多人,往往是處於"高不成,低不就"的兩難之境。一般而言,靠書法吃飯真的好難,但"世之所貴,必貴其難",正因?難,所以才要提倡大家"看菜吃飯,量體裁衣",具備一種靈活變通的處世能力。或者課徒,或者開畫廊,或者賣字,或者兼作其他,或者……總之要懂得靈活機變,不至於使自己身處死胡同,喊天不應叫地不靈。

九、學習書法與社交的關係。這是一條很突出的問題,很多人自身書法水準不錯,但就是缺乏建立廣泛而良好的社會人際關係的能力。一個人在成長過程當中,除了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妻子兒女街坊鄰居之外,還要和老師、同學、領導、同事、朋友打交道。任何人都不是孤立的,關鍵是你能否不斷地建立和處理以及保持和發展好這些方方面面的關係。我們說沒有敵人的人是庸人,而缺乏朋友的人就更是庸人。你學習生活當中,你要請教老師,得到名師的指點,如何和老師搞好關係就極為重要。你要和朋友共事,你就必須處理好和朋友之間的關係。總之,你要善於整合各種人脈資源,以便發展自己。你要單打獨鬥,一意孤行,估計是要四面碰壁,八方受阻的,除非你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鬼怪。況且即就是神仙鬼怪也會講究"神際"和"鬼際"關係,所以,人有"人道",神有"神道",鬼有"鬼道",處境不同,理固一也!我們讀四大名著,那人間萬象和神情鬼態,當可有所ㄤo也。俗話說,朋友多了路好走,多個朋友都條路,千萬不要在有意無意之中把自己孤立起來。

十、學習書法和人品的關係。這是最重要的一條,故列於最後來重點闡述。君子處世,首重人品。人品不高,不可與之論書法。像歷史上的蔡京、秦檜以及明國汪精衛,在書法上儘管均有較高造詣,但因人品卑劣,人所不齒,故書法也被歷史打入冷宮,成為一個個反面鏡子,在警示著後來者。首先,中國有個傳統,歷來喜歡把美的事物同倫理道德觀念聯繫起來,認為只有該事物同時具有較高尚的道德精神意義時,才值得人們特別崇敬或才算達到了較高的審美層次。其次,書法作為一種藝術欣賞品,從藝術心理學講,人們在創作或欣賞藝術作品時都伴有一種使人愉悅的美感情緒。在欣賞作品時自然要聯想到作者本人。如果作者是一位為人們所敬仰的英雄,或是一位人品很好的人,在欣賞其作品時,得到美的享受之外,也受到其高尚道德情操的感染熏陶。試舉一例:唐代大書法家顏真卿一生忠心耿耿,處世剛正不阿。他的書法也是剛勁雄健,氣度軒昂,結構嚴謹,一筆不苟,體現出一種莊嚴正大氣象。尤其是《祭侄季明文稿》,將他的人品、感情、藝術高度融合在一起,確是筆筆似血,字字如淚。英風烈氣,見於毫端。其感情通過書法表現得淋漓盡致。周恩來總理為江南死難烈士致哀所題寫的"千古奇冤,江南一葉,同室操戈,相煎何急!"沈著穩健,氣鬱而字斂,表達了對敵人的強烈憤慨和對烈士們的深切哀悼,使人越看越愛,心馳神往。再比如面對嶽飛的"還我河山"橫批,那縱橫排突的鐵畫銀u體現著他那種驅除韃虜,恢復中原的英雄氣概和愛國情懷,感人肺腑,撼人心魄。欣賞這樣的作品,無疑會得到思想和美感的雙重收穫,興致也就會更高更強。類似的例子尚有很多,就不一一例舉。假如作者人品不好,甚至很壞,看他的字時必然想到他的為人,不免興味索然,甚至產生厭惡或反感心理,豈能有什洵感與享受可言!故而人們在對待這個問題時,都是慎之又慎的。所以說,"文如其人,書如其人",不僅體現在"善"和"惡"這類原則性的問題上,也包含著一個人的心胸、學養、性格、情趣等方面。"自來書品,視其人品。故無學不足以言書,無品尤不足以言書。此書道之理也。"(李健《書道》)清代李瑞清在《清道人遺集逸稿》中說得好:"學書先貴立品。右軍人品高,故書入神品。決非胸懷比卑污而書能佳,以可斷言也。")這就是書品與人品並重,"立品?先"的辯證關係和歷史事實。這就是我國書法史上所形成的一種審美觀念和評論書品和人品關係的根本觀點,不是任何人任何時代所能隨意改變的。一個書法人,要是能夠正確處理好以上十個關係,在社會上足可安身立命,立於不敗之地也。有志於書道者豈不思之、慎之…… (本文原載《美術報》) (雷超榮)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