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至上——當代書法的審美誤區
  作者:李剛田 來源:光明日報

  古人怎麼欣賞書法作品呢?大概宋代以前沒有大紙,傳世的書法作品都是小幅,當時的文人賞讀這些小幅書法的特點是“口誦其文,手楷其書,想見其人風采。”通過優美的文詞,動人的翰墨風華,去體味作者的才思胸懷、氣質稟賦和人格魅力。這種文詞、筆墨、人格揉合在一起的審美方式,是中國古典哲學思想中天人合一,真、善、美合一理念的表現。在欣賞一件書法作品時,不單單是對技巧形式的解讀,文詞的內容以及作者的氣質、人格都將對書法美具有參與、影響作用。

         而今天人們如何欣賞書法作品呢?全國第九屆書法篆刻展在廣州舉行,收到投稿 5 萬餘件,終評投票時掛在一個類似體育館的大廳中,密密麻麻如書法的海洋,最後展出作品一千件,這一千件的展覽怎麼看?每件作品看 20 秒 , 每分鐘 3 件 , 計算下來看一千件作品需要近 6 個小時,而且是馬不停蹄!這是真正的走馬觀花。當你身心疲憊地從展廳中走出來,如果有人問你哪件作品最好,你腦海堨i能會浮現一件或幾件留下較深印象的作品,但這些作品寫的是什麼內容,甚至作者是誰都渾然不知,只對作品的形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其中將書法藝術的形式美從文——書寫內容和人——創作主體中剝離了出來,唯形式至上,體現了當代書法藝術美的獨立性和純粹性,面對展廳中懸掛的鴻篇巨制的作品,如走進了書法的原始森林,誰還能細讀文詞的美妙?誰還能細究文字的正誤?誰還能研讀筆勢往復中的細節之美?大家所感受的只是強大的視覺衝擊力。

         意在求“象”與聚焦於“形”

   書法創作的三十年是在國家改革開放、市場經濟從起步到逐漸成熟這個大背景下展開的,從這個大背景中,我們就能夠發現書法探索發展之路的波動起伏及必然趨勢。全國第一屆書展作品缺乏形式上的表現,只重視傳統樣式表現出的文化傳承性;後來的幾屆全國書展及中青年書展中表現出的創作理念則逐漸同步于市場經濟初起時的混亂時期,誇張了作品的筆墨表現及形式設計,而淡化或忽視其內在的雋永意味和細心解讀的細節美。人們把作品形式的工藝性製作帶進了書法創作中,成為重要的表現手段。工藝製作效果已參與到對書法作品的審美中。

   換個角度審視,我們也可以說古代的書法藝術是不純粹的、不獨立的,古代的書法藝術都荷載著文和人的內容,也就是古代的書法藝術從屬於文和人。書法是文與人的從屬,是載“道”的工具,而非創作。古人的書法創作是“無意於嘉乃嘉”,反對刻意做作,而今天的書法則是刻意於形式經營,努力追求創作效果,追求與眾不同的獨特的形式之美。古人于書法講求經典的積澱與技巧的錘煉,王鐸作書“一日臨帖,一日應請索”的方法貫徹終生便是古代書家的典型例證,他“凝神靜慮、物我兩忘”,“浩然聽腕之所使”,是一種“非創作”的自然揮運。而今天展廳中的書法創作重設計性,從選擇內容、書體、形式到用紙、用墨乃至完成後印章鈐蓋的位置,都要精心設計。古人作書意在求“象”,這個“象”是一種心像,是通過筆墨表現人格與文化聯想,而今天的書法創作則聚焦於“形”,重在對作品形式美的感受。

       用眼欣賞與用心品讀

   在全國第二屆書展、第三屆書展中作者們開始對傳承樣式說“不”,開始具有強烈的個性表現欲望,作品多為鴻篇巨制的大幅,誇張表現筆墨效果和醒目章法,過去文人書法中字法的準確與筆法的精到在青年作者的作品中顯得無關緊要,書法創作開始告別在書齋中的雅玩,而適應在高大展廳中的表現與眾多作品對比之中自我彰顯。在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下,藝術創作思想的開放有其必然性和必要性,在創作中個性化、形式化的傾向越來表現越明顯。書法創作在創新、淘汰、再創新的過程中發展前進。

   在全國第四屆書展中,觀眾對空洞無物的作品開始厭惡。趙孟頫說:“用筆千古不易,結字因時相傳”,對於書法來說,通過用筆表現出的筆勢之美就是細節,細節處表現書法所特有的內在韻致,表現書法區別於繪畫的獨特的、個性的美,這細節要用心去“讀”,而不是今天展廳中對書法作品只是用“眼”去看,來不及用心去“讀”,這讀是通過筆墨去讀其文化內蘊乃至人格魅力,而“看”是對藝術形式的感受與把握,是純粹意義的書法之美。古人循著文句、循著筆勢、循著時序對書法進行解讀,感受作品中舞蹈般的美,這舞蹈既有空間造型之美,又有沿時序進程中的美,今天在展廳中,在眾多作品的對比映襯之中去“看”作品,主要是把握其建築般的空間造型之美,抽出了、淡化了、模糊了其沿筆勢展開的時序之美。

   上個世紀末展覽中出現“明清現象”,我們以王鐸為例來說明為什麼會出現“明清現象”。王鐸書法有中國傳統文人士大夫所特有的一種精神表現,其意味雋永,有著耐人尋味的境界與美感,通過筆墨表現著深厚的傳統文化,這是其書法中內蘊的精神。而其筆墨表現及章法經營,則明顯能與當代重表現、重個性的創作理念相接軌。“明清現象”的出現是藝術發展自律的結果,表現出當代書法經過幾十年探索發展之後漸趨成熟,作者們開始梳理與反思,逐漸意識到在對藝術形式探索出新的過程中書法所荷載的傳統文化的失落。王鐸書法兼具文化內涵、形式表現力和精神氣質三方面,這正是當代書法探索發展幾十年後人們認識到的書法創作的理想境界。

   對當代書法我們不能簡單地用一種理念、一種模式來解讀,古代書法具有多元與包容性,各種創作理念和創作方法在融合與對峙中發展前進,凡側重于創造和探索的時代過後,一個側重於整合的時代就必然接踵而至。反之,當一個常規創造的時代達到了自己審美範型的頂峰之後,創造的內應力就重新開始積聚並期待新一輪的噴發。新的審美範型的探索和創造,只是為下一輪的整合鋪平道路。創造和整合的輪番出現,循環往復,以至無窮,構成了源遠流長的藝術史。

   用這個思維方式來評價當下書法的發展,我想應該認為是處在一個“探索出新”時期,也是建立新秩序的前奏期,我們理應期待書壇的更加繁榮與輝煌。

(作者李剛田,《中國書法》主編) (雷超榮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