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書法史上的巨匠—神筆王鐸
  作者:中國書法研究院研究員 李俊峰

    中國書法是中華傳統文化中最為奇特的藝術。書法藝術在數千年繼承、發展和創新的過程中,曾出現過一位又一位傑出的書法大師。明末清初,社會極其動盪,多變的政局,活躍的思想,促成了書法藝術的急劇變革,雄強、博大、率真的藝術創作思想衝擊著姿媚俊秀的文人書風,在這個時期出現了黃道周、倪元潞、王鐸等代表性書家,其中最為突出的便是一位最具個性、獨領風騷的書法巨匠 —— 神筆王鐸。他集大成而創的雄強古厚的書風,則將影響更遠。當今書壇學書,而不研究王鐸的,怕是很少有的。而研究王鐸書法,從他的字法、筆法、墨法、章法和形式上開始,我認為可以事半功倍,因為他獨特的 “ 一筆書 ” 、 “ 漲墨法 ” ,直接影響了他書法的結體和章法。他的 “ 巨幅立軸 ” 以排山倒海之力、橫掃千軍之勢,獨樹風範,影響書壇。作為中國書法史上最優秀的書法巨匠,為祖國書法藝術寶庫媦W添了輝煌的一頁。

王鐸,字覺斯、覺之,號篙樵、石樵、癡庵、雪山。別署煙潭漁叟等,河南孟津人,世稱 “ 王孟津 ” 。生於明萬曆二十年 (1 592) ,卒于清順治九年 (1652) ,終年 61 歲。今一般人認為是河南孟津人。然王鐸的先世本是山西太原的望族,自從王鐸的十世祖王成始由山西太原府的洪洞移居洛西,遂籍河南。在太原市晉祠博物館珍藏的王鐸行書作品中,其落款為 “ 洪洞王鐸 ” 。此款在王鐸一些書法作品中常可見到。

《山西通志》中,道光、光緒亦皆謂之洪洞人。洪洞王氏為大姓,王鐸當是徙居於孟津者。明崇禎十二年 (1640) ,王鐸 48 歲曾書一條幅,回憶其年輕時過中條山到河東書院登高遠望之事,稱 “ 堯封 ” 為 “ 吾鄉 ” ,為其原籍洪洞之確證。王鐸經筵講官等職,崇禎十七年 (1644) 攫禮部尚書。時清軍攻陷北京,未能就職。清兵入關後,至南方任福王弘光朝東閣大學士。順治三年 (1646) 仕清,為《明史》副編修,後為禮部左侍郎、禮部尚書。順治九年 (1652) 病逝於故里,贈太保,溢文安。王鐸博學好古,不僅工詩文,尤擅書法繪畫,以書法聞名於世,世稱 “ 神筆王鐸 ” 。與董其昌齊名,明末有 “ 南董北王 ” 之稱。王鐸行、草書成就最高,用筆沉著富有變化,粗獷豪放,不失法度,既發揚了明代草書氣勢奔放、直抒性靈的特點,又矯正了線條粗率的弊病。其墨蹟傳世較多,其中最有名的是《擬山園帖》和《琅華館帖》。

在中國書法藝術史上,他以其獨特的書風和書學成就,確立了在我國書法藝術發展史上的特殊地位。他的書法早在清代就得到時人的高度評價,如今仍為國內外有識之士讚譽有加,清人梁巘《評書帖》雲 :“ 王鐸書,得執筆法,學米南宮,蒼老勁健,全以力勝 ; 然體格近怪。 ” 清王宏撰《石氏齋題跋 )):“ 文發學問才藝,皆不減趙承旨,特所少者,蘊藉耳。 ” 清昊修《昭代尺犢小傳》 :“ 鐸書宗魏晉,名重當代,與董文敏並稱。 ” 薑紹書《無聲詩史》稱其 “ 行草書宗山陰父子 ( 王羲之、王獻之 ) ,正書出鐘元常,雖以鐘王為模範,亦能自出胸臆 ” 。襲鼎孽說 “ 文安公書法妙天下,真得晉人三昧, …… 海內寶之如有拱璧。 ” 近代書畫大家吳昌碩對其推崇備至,曾讚譽 “ 文安健筆蟠蛟璃,有明書法推第一 ” 。啟功曾盛讚 “( 王鐸 ) 可謂書才書學兼而有之,以陣喻筆,因一世之雄也 ” 。並有句雲 :“ 王侯筆力能扛鼎,五百年來無此君。 ” 林散之更認為他是 “ 自唐懷素後第一人 ” 。 如今王鐸書法在日本大受歡迎,在日本書壇甚至有 “ 後王(王鐸)勝先王(王羲之) ” 之說。總之,沙孟海《近三百年的學書》中雲: “ (王鐸)一生吃著 ‘ 二王 ' 帖,天分又高,功力又深,結果居然能夠得其正傳,矯正趙孟頫、董其昌的末流之失,在於明季,可說是書學界的 ‘ 中興之主 ' 。 ”

一、筆法獨創新領域 “ 一筆書 ”
“ 神筆王鐸 ” 是明末清初的一位書法大師。他的突出藝術效果是他的 “ 一筆書 ” 。 “ 一筆書 ” 自古以來就有很多不同的解釋,各有各的看法。 “ 一筆書 ” 指草書文字間自始至終筆劃連綿相續,如一筆直下而成,故名。漢代張芝首創。唐代張懷瓘《書斷》稱: “ 伯英(張芝)章草,學崔(璦)、杜(度)之法,因而變之以成今草,轉精其妙,字之體勢一筆而成。偶有不連,而血脈不斷,及其連者,氣候通其隔行。 ” 北宋郭若虛《圖畫見聞志》稱: “ 王獻之能為一筆書,陸探微能為一筆劃。 ” 到了王鐸這堙A “ 一筆書 ” 又達到了另一個高度。懷素《自?帖》筆劃連屬最多的也就八個字。但王鐸臨的行書王羲之《采菊》、《增概帖》, “ 一筆書 ” 多達十幾個字,有時一行二十多字,只稍有一斷筆。又如草書《臨閣帖》,大多數字筆劃相連,字與字之間聯結緊密,如第一行的第一個字 “ 和 ” 至第十五個字 “ 事 ” 連在一起,也即每一行都是一筆到底。草書《臨王獻之願餘帖》、《臨張芝冠軍帖》、《臨淳化閣帖》等等都採用連綿大草,筆走龍蛇,飄忽多變。最令人亢奮的不只是文字上的數量之多,而是他高超的藝術技法做出了線條的不可思議的連續纏繞,縱深盤桓,左突右沖,縱放得意。王鐸的 “ 一筆書 ” 確立了狂草的新辭彙。

二、墨法運用新手法 “ 漲墨法 ”
中國畫中有墨分五彩之說,利用墨之濃、淡、幹、濕可以使畫面產生出千絲萬縷的變化,呈現出無窮的韻味。王鐸在中國畫中悟到用墨之道,並大膽的用到書法創作中,進而增強了書法作品的整體視覺效果。所以說他的作品的衝擊力是他巧妙用墨的功勞。從王鐸的書法作品中不難看出,王鐸用墨時筆塈t水較多,書寫時筆尖蘸墨較少,且蘸墨後又再蘸水,所以,每次蘸墨時書寫的字比不蘸墨時寫的字墨濃,而且漲墨很多,蘸筆的漲墨幾乎要占到九成,比如最明顯的行草書《臨王筠帖》, “ 筠 ” 字竹子頭漲墨而重, “ 筠 ” 字底墨淺而淡,以下幾乎每隔個字皆是如此, “ 和 ” 字漲墨而重, “ 南 ” 字清而淡, “ 至 ” 字漲而重, “ 節 ” 字淡而清,以此類推,整篇皆是如此。因此,不難看出,王鐸每次蘸墨,必是先蘸清水,再蘸濃墨,複蘸清水,書寫時任其漲枯,任其濃淡,墨韻筆情,自然流淌,加上格調高古,結體奇崛,恣肆汪洋,不可一世。漲則厚,枯則古,濃重則恣肆,清淡則古雅,用筆連綿,筆筆逆鋒,八面出鋒,滿紙狼籍,誰堪爭鋒?同樣的,在《謝三弟詩》、《臨徐喬之帖》、《書話雖遣懷軸》、《行書五律》等作品中,以此來調整整個畫面的濃淡、粗細、幹濕節奏,這正是王鐸借山水畫的用墨法化入書法的墨法秘要。歷史上在王鐸以前沒有一個草書大家用漲墨法,此法實為王覺斯獨創。如《行書奉龔孝升文卷》是一幅典型的漲墨佳作,王鐸利用墨的枯潤、濃淡的大反差,使作品產生了動盪與跳躍。又如《行書文語軸》則用 “ 蓄墨 ” 漲水法,在書寫中展現暈、枯、淡之效果,通篇感覺是一幅典雅的丹青畫。再如其 48 歲所作的《臨王羲之小園子帖》,這幅作品更具有漲墨的特點:整幅作品中,起首第一個字 “ 偶 ” 字的左偏旁就完全被漲為墨團,當寫至第九個字 “ 摧 ” 字時,其漲墨效果比第一個字還要過分,人們的視線完全被這兩個突兀而強烈的墨團所吸引,並懷著興趣讀下去。更出奇的是 “ 一 ” 字已經漲成一個逗號形態。王鐸通篇有意識的使用漲墨呼應對比也十分明顯,如上部第一行第一個字的 “ 偶 ” 字和第三行第一個字的 “ 故 ” 字的漲墨與右下角 “ 摧 ” 、 “ 一 ” 、 “ 致 ” 、 “ 何 ” 等字呼應,中部第二行的 “ 住 ” 字與的第三行的 “ 倫 ” 字相呼應,這種不同位置的參差對比,使作品在整體的視覺效果上顯示出別具一格、鮮明的特點。王鐸漲墨的運用使他的書風有別於典雅婉轉、流美新妍的魏晉書風,他先是取法 “ 二王 ” 又與之迥然不同。 “ 二王 ” 用墨均勻潤澤,王鐸是漲墨濃墨幹濕並用,開拓並豐富了書法用筆用墨的空間,形成了極具渲染的視覺藝術效果。王鐸的 “ 漲墨法 ” 的應用對清代以後尚趣書法的發展,特別是近現代書法有很大的影響。

三、章法拓寬新空間 “ 自由之法 ”
在章法上,王鐸將以往單字均勻地排列改為數字一組,通篇變化,更加集中大氣,結字欹側相生,纏繞相續,跌宕起伏,大小疏密,相映成趣,在瞬間翻騰躍蕩的態勢中,隨機應變,體無常故,形成了大起大落、對比鮮明的白疏黑密的視覺效果。戴明皋在《王鐸草書詩卷跋》中說: “ 元章(米芾)狂草尤講法,覺斯則全講勢,魏晉之風軌掃地矣,然風檣陣馬,殊快人意,魄力之大,非趙、董輩所能及也。 ” 在王鐸草書中有自創作品《書商丘道詩》 ( 開封市博物館藏 ) ,此草書運筆為重,一點一畫力求堅而渾。其宗法顏魯公,得厚重沉雄腕力,學米芾則能搖曳生髮奇姿異態,且將 “ 二王 ” 流蕩優美的韻致貫徹始終,取法既高,出手亦不凡。他起筆陡峻,行筆充實,轉筆暢達,落筆大膽果斷,方圓尖諸法兼備,剛柔相濟,自然生韻,收筆時更是一種力量的表現。此軸是王鐸學識、功力、膽識、氣魄相結合的藝術結晶。又如山西省博物館珍藏的《遊房山寺詩》,此草書軸風格獨特,章法或東倒西歪,或頭重腳輕,大小錯落,筆勢穩健,放而能收,縱而能斂。行間的呼應更為精彩,就此幅而論,第一、二行留白較大,顯得疏朗,第三行與第二行之間較緊些,加之款跋密集,整幅氣勢以中偏左,給人的感受卻疏不見疏、密不見密。此類作品在他眾多的草書條幅中屢見不鮮,亦是他獨有的風格。王鐸草書還有在河南博物院、上海博物館、青島市博物館等珍藏的《喻王羲之蔡家賓帖》、《節臨玄度帖》、《臨閣帖》等草書條幅,多為 55 歲後所臨帖,可謂人書俱老,故能自出胸臆,在擷取張芝、 “ 二王 ” 的縱放、狂逸的寫意書風與受唐宋之筆意影響的同時以不經意的急速書寫為契機,以求意料之外的視覺效果,這些作品堪稱王鐸晚年得意之作。

四、形式創造新天地 “ 巨幅立軸 ”
大幅作品在明以前十分罕見,明代中後期,高大建築物驟然增多,紙絹等材料的製作技術得到了很大的改進,為 “ 巨幅立軸 ” 作品的出現奠定了物質基礎。王鐸政治上的挫折,精神上的打擊,需要宣洩。正是在這種情況下,王鐸選擇 “ 巨幅立軸 ” 的表達形式是屬於必然的。他一改往日的千篇一律的書寫范式為隨意揮灑的抒情寫意,一改以往的手劄、尺牘為八尺、丈二的 “ 巨幅立軸 ” ,開拓了書法藝術形式的新開地。在這種 “ 巨幅立軸 ” 上他可以盡情地無拘無礙地狂草創作,達到內心苦悶心情的宣洩,達到 “ 獨與天地精神往來 ” 。這樣,他 “ 巨幅立軸 ” 的創作章法成就極高,對後世的書法創作影響深遠。如日本最早研究王鐸的專家,日本 “ 明清調 ” 書派的創始人村上三島先生所收藏的《宿江上作詩軸》,此件行草 “ 巨幅立軸 ” 作於 1645 年,這一年也是王鐸降清後的第二年,王鐸此時的心情可謂是複雜萬分。是王鐸為其七舅陳具茨所書,讀罷此詩,不難體會王鐸當時的複雜心情。一句 “ 一身無不可,清夢落何鄉, ” 道出了王鐸無奈、失意、空虛、頹喪的心態。一腔熱血無處投放,只好把奔騰的情感寄託在纖弱的筆管,以文人微薄之力彰顯著書法藝術的光芒。此件作品筆力驚絕、氣勢磅?、章法跳躍,表現了那個動盪不安的時代對知識份子內心的衝撞。此作的用筆和結字都是在熟練的基礎上,創造性地發揮了二王和米芾的特點,章法主要以平穩為主,但平穩而不覺板滯,這就是王鐸行書藝術的高明之處。

王鐸因他在明亡之後降清,在氣節上頗多可疵之處,故許多人對他的人品常有微詞。但其書法在日本、韓國、新加坡等國深受歡迎。日本人對王鐸的書法極其欣賞,還因此衍發成一派別,稱為 “ 明清調 ” 。他的《擬山園帖》傳入日本,曾轟動一時。他們把王鐸列為第一流的書法家。提出了 “ 後王(王鐸)勝先王(王羲之) ” 的看法。王鐸在書法上做出了極大的貢獻,是他在藝術上的獨領風騷,首創 “ 漲墨法 ” ,獨創 “ 一筆書 ” ,盛行 “ 巨幅立軸 ” 等,對中國書法後來的發展產生過巨大影響,他所流傳下來的數百件書法作品,既是中華民族珍貴的文化遺產,又是人類共同的財富,有著非常重要的歷史文物價值,同時為中華民族書法藝術寶庫書寫了輝煌的一頁。(雷超榮)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