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筆速度幾種狀態的分析
  來源:陝西省書法家協會網

    行筆速度,即為書者執筆進行書法書寫時,依據書作內容需要,作出的或疾或緩、或頓或搶,或爽或澀的行筆態勢,並產生出迥然不同的筆墨效果。行筆速度,是書法藝術中最重要、最關鍵的技法——筆法的重要組成部分,與筆鋒角度、筆鋒著紙深度統稱為“筆法三要素”。三者緊密相連,互相依存,密不可分。總體上講,行筆速度是在與筆鋒角度、筆鋒著紙深度的互相配合、巧妙組合中,完成一幅書作的。但是,行筆速度的狀態,在一定程度上又影響和制約著用筆其他要素藝術效果的發揮,甚至影響列一幅書作藝術價值的高低。然而,人們在分析研究筆法寸,往往對筆鋒角度、筆鋒著紙深度等要素的重視關注程度高於行筆速度,造成許多書法愛好者尤其是初學者,對行筆速度的輕視,漠視,進而影響到書藝的提高。遍覽古今優秀書法作品,無一不是書家通過對行筆速度的準確、巧妙、見微知著、多變而微妙、精緻而靈性的把握與控制,及與其他用筆要素的完美配合,賦予丫書法作品神奇、雋永、攝人魂魄、撼動人心的藝術魅力。

   籠統地講,毛宅書法應以徐緩的行筆速度為上。這既是書法通過含蓄、朦隴、力量內斂的藝術形式表現力的美的特徵決定的,也是書法所使用的特殊工具、材料等所要求的。但是,在書法學門創作過程中,一味地以徐緩的速度寫下去,缺乏必要的快、頓、搶、澀,屈等行筆速度的節奏變化,同樣也難以達到書法藝術所應達到的效果。那麼,較為具體地分析,毛筆書法行宅速度大致表現為以下幾種狀態:
   徐緩。此種狀態似秋日白雲,滴水流石,徐徐緩緩,緩緩徐徐,徐緩之中蘊藏著巨大內力。徐緩的行筆速度,給人的突出印象和感覺是慢?惟其慢,要求書者的控筆能力要強。否則,所書線條往往千癟而缺乏內涵。正是由於行筆速度慢,所書線條才顯得沉著、飽滿、圓潤、結實、健康。書法藝術的魅力,在於以靜的姿態表現出動的節律和美感來。因而,徐緩的行宅速度,是書法學習與創作的主流行筆速度。觀看書法大家作書,他們往往神情平靜,舉手投足間看似輕飄飄,實際上卻時時在運力,而筆下則如行雲流水,不慍不火,不急不躁(當然,書家這種狀態是創作激情澎湃下的表面現象,不在本文探討之列),幾乎難以m列一般人想像的“快筆奔騰”現象。這些行家深諳書法行筆速度要決,因而,書作自然也就不同凡響,光彩奪目。許多書法愛好者沒有完全領悟書法藝術的貞諦,以為寫毛筆字,行筆速度越快越能夠表現出力感效果,越顯得“有力”、“有勁”,提起毛筆,不假思索,快宅快墨快書,痛快倒是痛快,所書線條遠末達到應有的藝術效果,其書作往往給人以浮躁、蒼白乏力、基本功欠扎實等印象。所以,對於許多書法愛好者尤其是初學者來說,徐緩的行筆速度是個基本功,必須通過反復訓練,悉心分析才能達到比較僂籉a掌握與控制的程度,一般來講,徐緩行筆速度的訓練與操作方法是,在保持平和的心態下,堅持以靜制動、以慢制勝的原則,扎扎實實、求穩求實效地寫好一筆一畫。

   疾厲。此種狀態似烈馬脫韁,洪水奔騰,咆哮洶湧,銳不可擋;疾厲的行宅速度給人的感覺和印象就是出宅迅速,行宅果斷快捷、千淨利落。前面講過,徐緩是毛筆書法行筆速度的上導形式,但是,在徐緩行宅速度總趨勢的前提下,事實上還存在著行宅快捷的速度狀態:只是,較之徐緩的行宅速度,疾厲的行筆速度居於次要位置而已。疾厲的行筆速度往往是根據書家的感情起伏變化、書作內容的特定需要以及書寫材科的不同等而時斷時續、時多時少、時有時無地穿插在整個行宅過程中的一般來說,書家在創作激情進入高潮、書作內容出現大起伏以及筆頭濡墨過多時等,易於出現疾厲的行筆速度,所書線條力感外露,飛白、枯筆不斷出現,給人以強烈的視覺衝擊和淩厲爽快的藝術感染力。應當說,疾厲的行宅速度在整個行筆狀態中處於次要、從屬位置,因而不能-—貫到底地使用-初學者尤其要注意適當把握疾厲的行筆速度的使用,籠統地說,應當儘量減少疾厲行宅速度的出現,以免陷於油滑,浮躁。
   澀滯。此種狀態似九牛爬坡,逆水行舟,艱准前行,步履蹣跚。澀滯行筆速度讓人明顯感覺,書者似乎正艱難地克服橫亙在筆下的高山大川,蝸牛般地向前進,所書線條高古、蒼勁、老辣,墨色凝重,偶爾於不經意之中留下些許枯筆印記。澀滯行筆速度,儘管在一幅書作中出現的頻率不十分高,但是,成功地運用澀滯行筆速度,最易於表現書法藝術那種“氣韻生動”、“富有生氣”的效果。但是,澀滯的行筆速度在書作中的運用不能濫,更不能隨意為之,否則,極易使整幅書作顯得“破”、“亂”,顯得死氣沉沉、了無生機。一般地講,澀滯行筆速度大都使用在整幅作品的“換氣”之處,即筆鋒貯墨行將用盡時。有些人在澀滯行筆時,手故意顫抖,所書線條一頓一頓的,似乎顯得很有力。其實,這是一種病筆,做作味兒濃,實則不可取。適當的做法是,保持中鋒角度,筆鋒著紙深度適當加大,徐緩而肯定地將筆鋒推出,收筆不頓不駐。

   頓卻。此種狀態似巨流渦旋,蛟龍養目,貌靜實動,蓄勢儲銳。頓卻行筆速度表現為筆鋒著紙過程中的停頓。這種行筆貌似停頓,實際上隨著筆鋒著紙深度以及筆鋒角度的不同,停頓的“原點”正發生著微妙而深刻的變化。同時,頓卻行筆速度雖“停”,卻蓄勢待發,隨時將寫出下一筆劃來。所以,頓卻行筆速度,表面上、現象上是停頓,實際上則是在動,甚至醞釀著更大的動作。因此,頓卻是毛筆書法行筆速度不可缺少的狀態,且運用很普遍。因為,缺少頓卻行筆速度的正確使用,書作往往容易產生內涵缺乏、線條無質感等弊病,難以產生強烈的藝術效果和感染力。一般地講,頓卻行筆速度最大的特點,就是在靜態中求變化。頓卻行宅速度只是一種手段,目的是為了增加線條的厚重感和藝術感染力。因而,使用頓卻行筆速度時,一定要寓靜於動,通過較靜態的行筆速度表現出書法藝術的動感效果來。

   拚搶。此種狀態似魚躍龍門,餓虎撲食,驚心動魄,淩厲銳氣。拚搶行筆速度主要表現為,線條飛動淩厲,筆斷意連,讓人明顯感受到書者激越澎湃創作心態下的爽利、決絕的行筆態勢。”拚搶行筆速度較之疾厲行筆速度,更快更猛更激烈,甚至會出現線條的形斷。觀看書家運用拚搶行筆速度作書,給人一種暴風驟雨、電閃雷鳴般的感覺和印象。拚搶行筆速度大多比較適宜行草、狂草之類書體的創作。當然,在其他書體中,這種行筆速度也時有出現。拚搶行筆速度,往往要求書者駕馭毛筆的能力要強,否則容易出現筆筆露鋒的弊病,給人以不沉著、筆墨基本控制能力欠佳等感覺。所以,初學者要慎重對待,不可隨意為之,可以將之作為一種行筆速度技法進行研究學習,創作時要待筆墨控制能力全面提高後再適當加以運用。拚搶行筆速度,一般要求筆鋒著紙深度要淺,有時幾乎是筆尖輕著紙面,且筆鋒角度以中鋒為佳。屈折。此種狀態似春蠶作繭,冬眠僵蛇,屈就成勢,以圖整體。屈折行筆速度是指在行筆過程中,為了整幅書作或整個字的完整、完美,仄起筆鋒,不頓不挫,不激不厲地“小心”運筆,以達到應有的藝術效果。屈折行筆速度在折畫的書寫時,表現得最為典型。因為折畫是漢字書法堣@種比較特殊的筆劃,行筆速度過快,易於造成鋒芒外露,外拓嚴重;過慢,則又可能造成過於肥大、比例失調等現象。因此,在使用屈折行筆速度時,要將筆鋒稍稍提起,仄起筆鋒,緩緩地折過,才能產生較好的效果。當然,屈折行筆速度不止在折畫中使用,用在其他筆劃上也能產生較好的作用和效果。屈折行筆速度所產生的含蓄,圓潤,連貫等藝術效果,往往為整幅作品增添巨大的感染力,令讀者為之傾倒和稱奇。

   總之,行筆速度是書法學習創作中一個重要的技法要點,需要不斷學習、探索、實踐,才能逐步掌握。上面所述幾種行筆速度,不能孤立地機械地看待,而是必須將它與其他書法技法聯繫起來,一起分析、研究、學習,否則,同樣難以達到預期的學習和創作目的。(雷超榮)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