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中國書法審美自覺的核心價值思考
  言恭達

30 多年的當代 “ 書法熱 ” 無疑帶來群眾文化的繁榮,精神需求的重組。也帶來了價值觀念的多元,休閒情趣的尋求,以及 “ 民粹文化 ” 的膨脹 …… 表現出某些書法文化民族立場的轉移,傳統藝術價值體系的顛覆和審美評判標準的缺失。因此,當代書法界最急需的是思想的滋潤與審美的純化,讓書法回歸心靈!同時,還需要書法文化社會身份的重塑與核心價值體系的構建,需要書法藝術現代人文精神的重鑄。從而推動書法藝術當代經典的文化創造,以藝術的審美自覺喚起全民族對文化的覺醒,完成書法藝術家書法文化的時代擔當!

全面認識現代化的文化內涵,認識現代化進程中的中國傳統文化情結和當今中國文化發展的現代價值取向,則是我們亟待解決的課題。

當代社會各種紛繁雜蕪的文化藝術思潮顯示了不同的價值指向。一是以儒、道、釋為主流的傳統文化在社會發展中仍擁有根深蒂固的影響;二是自西方湧進的後現代主義思潮,所謂崇尚非理性,解構真理和理想,追求遊戲狀態已有一定市場;三是以現代化的追求為旨歸的藝術思潮,即尊重理性、個性及人格,崇尚平等、民主,宣導科學精神這一現代化的價值導向。

不能否認,這些年來中國文化生態危機與人文精神的失落不同程度造成了一個功利欲望氾濫,非常世俗化的社會現象。一個為一博眼球甚至可以娛樂至死的年代,無論是極美、極醜或者超級自戀 …… 都可以拿來炒作自己,不惜以最瘋狂的形式替代藝術本體的理性思辨。僅僅為了滿足虛榮的功利心, “ 人們將會毀於我們所熱愛的東西 ” (赫胥黎)。

當下書壇存在著種種不盡如人意的地方,諸如心態的浮躁、藝術的浮華、形式的浮誇、評論的浮淺、創作精神的平庸等等。在當下社會多元格局卻又如此 “ 同質化 ” 、 “ 單一性 ” 的功利主義消費市場的彌漫中,文化的貧困,文化深度的缺失,傳統文化命脈似連又斷的危險時刻在逼近我們 …… 書法進入大眾文藝的另一面出現了擺脫傳統文化需要審美靜觀與理性釋義的重負,回到了遊戲狀態 …… 君不見這種驚人的熱鬧已逐步走向驚人的庸俗,勢必走向驚人的荒涼。

強烈的社會變革,相應出現了人們精神需求的重新組合。價值觀念趨於多元,物質上的追求財富的社會心理,必然導致需要休閒娛樂的消費文化的尋求。面對一個浮躁的、不安的時代,尤其需要思想的滋潤,美的純化。時代需要文化人,需要藝術家。 —— 他們是不急功近利,耐得寂寞地思考著社會文化與審美的深層課題,思考現代藝術的基本精神的智者。

中國書法當下文化語境中最缺乏的是什麼呢?就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發展將引導社會確立一種主導價值,即高揚科學理性和現代藝術精神。必須十分清晰地看到當代書法藝術的審美轉型,對傳統技法與經典的深化理解,對藝術形式構成的新的拓展,這是一種新的文化現象,其要義是藝術審美定位與導向中的科學理性。

書法文化的核心價值有它本體審美價值和社會功能,它將是建立在中華民族精神與美德大廈上的現代化價值導向。弘揚時代主流文化,對國家發展承擔歷史責任,其根本要義是喚醒人的主體意識,以人的尊嚴這一具有普遍意義的價值層面,高揚科學理性,把握現代人文精神的深刻內涵。當代書壇需要一種基於價值傳承與價值創新的文化自覺,需要文化的光照與引領。

中國歷代優秀書法經典顯示著中國人藉以彰顯的生存意義與底色的價值之源、文化道統,也是當今我們應加以珍惜、弘揚與創新的精神之魂、民族血脈。

歷史的積澱形成了中國傳統的人文精神。作為中國書法,正如楊振寧博士說的,是中國文化精髓的核心。因為中國書法包蘊的人格理想是人類的至高理想。藝術創作的心理體驗是書法家心靈與人類原始精神的交融,是對宇宙生命和自我生命的雙重感悟。中國古代對書法的理解是以人文理念為根本支點,從書法的內在精神到技法體系,都具有深厚的人文內涵。其思想源是老莊的 “ 天人合一 ” ,其審美情趣是 “ 虛靜 ” 。因此,當代書法的歷史使命是用中國人文藝術的 “ 元語言 ” 融合時代精神去構建當代書法藝術語言與視覺圖式。

藝術最基本的意義在於非功利的超越性的價值追求,這是經典的真正含義所在。追求 “ 不朽 ” 而不妥協於市場的消費文化,不屈服於由金錢來顯身的不平等的價值體系。要拒絕誘惑,堅守經典藝術的科學理性與審美方向,堅守中華民族的精神家園。我們常說,文學與藝術將給人們的思想以啟迪,知識的積累、人格的昇華,但同時文藝又是消費性的,尤其當今的時代,社會關注的重點已轉移,社會精神空間的擴大,市場經濟啟動了消費性的通俗文化高潮的興趣,全球化運作中社會文藝生活多元文化現象的並存 …… 由此可見,清醒地認識當今社會精神生活的變化,尊重文化的多元性與理解文藝的多重角色,我們只能用選擇來適應今天的變化與轉型,既要寬容,更要選擇;既要理解,更要在理解前提下的藝術批評!

當前藝術批評的某種失語與失信,反映了中國書法文化當下批評標準的缺失,呼喚著在全球化語境下中國書壇構建科學審美評判體系的緊迫性。確立當代中國書法的文化立場與文化身份是文化自覺與文化自信的需要,是建構書法核心價值體系的需要。丟失書法的核心價值,那是失魂;摒棄藝術的包容心態,那是落魄。

如何推動書法批評回歸本質,堅守人文審美理想,是當代書法界共同關注的焦點。批評是真誠、純粹的,非一味阿諛、炒作、吹捧、包裝。要堅持真理,遵循藝術本體規律,觀照時代特質,要具備解剖的勇氣和獨立思考的精神,這是對批評家的基本要求。

書法批評的文化自覺、文化立場的選擇與文化身份的重塑,也是文藝批評的自我覺醒、自我反省與自我蛻變。

我國文化經典歷來呼喚崇高,要求文藝走向德性化與人格化。諾貝爾文學獎正是以作品是否具有 “ 觀念和生活哲學的真正崇高 ” ,是否體現著 “ 高尚的、健全的理想主義旨趣 ” 為其評判標準。以批評家眼光看當下中國書壇的某些現象:醜側身于美,正大連接卑俗,畸形扭曲崇高 …… 對書法藝術崇高美的呼喚,也是對當代史詩性經典的深情呼喚!

時代在變遷,審美在轉型,這是客觀事實。自八屆國展起,中國書法家協會提出了國展評審標準,即書法篆刻作品的創作必須遵循書法藝術規律。一是藝術的歷史傳承性是藝術發展的規律。二是表達性情是藝術創作的基本特徵。三是藝術風格的多樣性、統一性是藝術繁榮的標誌。四是喚起美感是藝術作品的重要特徵之一。從北宋提出 “ 文道兩本 ” 以來, “ 文以載道 ” 是歷代文人的歷史使命與社會責任,而 “ 技進乎道 ” 是歷代文人從事藝術的本體認識,即經技進入藝,從藝升為道的層面,從而完成從自覺文化到文化的自覺的歷史進程。中國書法 “ 藝術自覺 ” 的基本特徵表現在:一是傳承性:文化精神、審美風格、技法程式;二是中和性:敦厚、含蓄、和諧、古雅;三是深約性:精微之處見精神,內質變化顯個性。與繪畫一樣,當代書法創作的形式,技巧的遞變,都處在東西方文化、歷史與未來的交匯點上,這種 “ 時空差 ” 和它的受眾空間,提示我們在當代 “ 散亂 ” 、 “ 多元 ” 的各種流派的形式語言與技巧的異化中需要按經典規律不斷醇化與錘煉。我們看全人類的文明是一體化的。全人類的利益也是一致的。文化不是誰戰勝誰,而是互相補充共進的。現在的世界是互補的世界,像東西方文明互相補充一樣,東西方文化藝術將互相滲透、交融。但我們切不能忘記自己是東方的!未來文明的建構應該是人文與科學的結合,是傳統與現代的契合。東方文化的價值不僅僅是取決於它的過去,而是未來。取決於它在未來文明建構中的活力。

審美文化的重要職責不在滿足人們宣洩感官的消遣娛樂作用上,而在引導人們超越自身的感性存在上,上升到自由的人生境界,淨化人的靈魂,培養良好的素質。傳統審美向現代形態的轉變,首先,它的創作與接受物件都發生了變化,由文人藝術向大眾藝術轉化。為此,它的內在機制也必須相應轉換。就書法而言,改變群眾運動狀態,強化學科建設,提升藝術作品的學術含量。其次,審美轉型帶來傳播方式的變化。理性與感性的分裂是現代工業社會的主要特徵。程式化、平面化的大眾娛樂藝術佔據了人們的審美心靈,它與在競爭社會中的廣大市民心態正相契合。因而,書法創作心態的浮躁與浮面,產生了 “ 文化速食 ” 效應。再次,社會生活節奏變化不僅是文化現象,也是審美演進的重要特徵。盛唐文化豪放激越,當時都市生活節奏輕急熱烈,車馬火熱,故出現了書法之 “ 狂草 ” ,舞蹈之 “ 胡旋 ” ,樂曲之 “ 急竹繁絲 ” 。

書法藝術創作的審美自覺,應該具有真誠的靈魂觀照,強化藝術的純粹、真誠、撫慰、自信、通達、尊嚴,這是我們期待中國書壇新秩序到來的個體條件。文化價值最終體現和作用于國民性上。其核心價值觀無疑是一個書家的靈魂。有什麼樣的價值觀就有什麼樣的人生態度與生活方式,就有什麼樣的價值選擇與實踐追求。因此,書壇重視核心價值體系的支撐與引領作用,書壇的新秩序將會到來則不言而喻了。

中國書壇新秩序到來的機制改革與推進 —— 要旨之一是展覽機制的改革與完善;二是科學審美評價標準的建立;三是藝術傳播機制 “ 雲 ” 媒體現代形式的轉擴;四是學術支撐機制的有效互動;五是名家推介機制的改革與深化。

現代中國的書法藝術經歷著歷史上最大的動盪。縱向歷史的封閉單一與橫向時代的交叉多元形成衝突。不同的文化參照塑造出不同檔次的藝術家。古代大師的書法作品是與古人的文化心理相默契,是由歷史的情境造成的。審美價值的標準是有時間性的。當代書法家就應在這一點上觀照當代文化,建立新的價值尺規。 “ 風神骨氣者居上,妍美功用者居下 ” 的審美將強化,因為當今是個 “ 寫意 ” 的時代, “ 造虛 ” 的時代。意隨字出,書隨意深。大凡高明的書家都是從寫形寓意,挖掘深層內涵,到達寫神賞心之境地,達其情性,形其哀樂,當下書家追求將是更多的開拓、強烈、抒情。如古人所說: “ 格調情懷為第一性,技法乃第二性 ” 。故書法創作將在格調、內涵、情趣上做文章,注重精神性。反對創作的平庸化、媚俗化,以豪闊自如的心態抒寫自己的靈性,提升寫意層面。挖掘中華民族深層的本能氣質,更多的寫心、寫意、寫個性、寫我神。在書法體類上尋求個性高度發揮,宣洩更強的正大氣象。必然碑帖結合,風格多異。書風注重寬博雄強,飛動樸茂。

當代中國書法要樹立起自身的審美自覺,就亟需建構與當代社會實踐相匹配的 “ 時代中國性 ” 的藝術觀,以實現它的本土價值與時代創造。當代中國書法的文化創造既反對受西方 “ 後現代主義 ” 的觀念侵襲,也不能成為對傳統書法的簡單重複或表面形式的誇張,而真正需要的是對時代特質、傳統特色、個性特點的 “ 創造性轉化 ” ,這是建立在本土傳統上的時代藝術。 “ 時代中國性 ” 的本土傳承必須研究 “ 藝術與生活 ” 的課題,明晰當代 “ 審美泛化 ” 的雙向效應。日常生活審美化與審美藝術日常化,將為我們的 “ 生活美學 ” 贏得雙重變奏。

時代的本質是生活,時代的生命是民眾。每位書法藝術家必須擁有一份感恩時代、敬畏傳統、關注民生、關愛自然的現代人文關懷,這是人類的至上關懷。時代呼喚書法藝術家真善美的藝術追求與文化創造,呼喚對中華民族生存狀態與生活方式的思考,將自己的藝術創作匯入人民生活體驗的實踐中去,以此體現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社會所宣導的以人為本的精神。

我們呼喚時代經典,呼喚審美的崇高,也呼喚藝術包容。以對當今主流文化命運的思考,來關注自己的生存空間。中國書法 30 多年來的發展,其核心是重建書法現代人文精神,這是當代書法藝術家必須具備的一種品格、一種情懷。我以為,藝術的本體價值與社會價值要有機統一於時代精神,這是對客體的昇華與超越。當今書壇呼喚現代人文關懷,看重文化品格的鑄造。

環顧書壇,我們更需要堅守、開拓、營造屬於本土、屬於時代的純淨的家園。文以載道,以文化人,將書法還原于文化,求真於經典,提升於大眾,引領於方向,積累於當代,實現從小技進入大道,小我進入大我,小眾進入大眾,小文化進入大文化的歷史性進程,真正贏得無愧於時代的 “ 文化身份 ” 。

(言恭達:國家一級美術師 、博士研究生導師、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中國書法家協會教育委員會主任、中國國家畫院院委、江蘇省文化發展基金會理事長、江蘇省人民政府參事、江蘇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副主席、東南大學中國書法研究院院長、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

(資訊來源:求是理論網)

返回